赵长鹏的“发飙”与红彬中国的赔偿案,“为谁而战”夸大了

2019-05-24 kooearn 币安
币安,赔偿案

今年的币圈事特多。澳本聪的“中本聪之争”惹怒了赵长鹏,币安果断地下架了BSV的交易,只是因为澳本聪到处都抬扛说自己就是“中本聪”。赵长鹏非常热血,推特一下,结果说到做到。

之前在微博上与红彬中国的口水战,想不到还是去年4月向赵长鹏提出了诉讼。

去年年底,香港最高法院给出了仲裁结果。具体是仲裁细节是保密的,但结果是红彬中国败诉,需要支付了240万美元的诉讼费。

赵长鹏为自己胜利后总结说:“我们不只是在防御。我们为我们的行业而战。”

现在“为谁而战”变得特别重要,这个时候,谁是敌人,谁是朋友,一定要弄清楚。

同时赵长鹏对诉讼预支了77.9万美元而“感慨万分”。

“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,他们将无法承受77.9万美元的诉讼费用,以及在面临诉讼的情况下为他们的初创公司获得额外的资金,即便这个诉讼没有任何根据且对方肯定会败诉。”

我们,自然是所有准备依靠风险投资做大项目的创业者,创业者应该合力一处,对抗资本的“蛮不讲理”。

同时赵长鹏为自己的区块链筹款平台进行站台,更合理的融资方式将会已经出现,创业者们,企业家们,可以称为“我们”了。

1、红彬资本(中国)与币安的“烂事”

事由2017年,红彬中国与币安进行A轮融资的谈判,而币安还与另外一个风险投资公司进行进行B轮接洽,红彬中国向币安发出了禁令,认为币安应该遵守排他协议。

2018年4月,红彬中国还起诉了赵长鹏。

自禁令发布,让币安得不到其它融资机会,正处于市场关键时刻,有其它的投资商对币安产生了兴趣。

为此,赵长鹏为了诉讼,预支了77.9万美元,尽管最后红彬败诉,诉讼全部费用由红彬中国承担。

2018年12月12日做出的仲裁判决,其驳回了红杉资本(中国)的指控并认为“与IDG的谈判并非针对A轮融资的‘竞争性交易’,而是针对后续的B轮融资,其与A轮融资不存在竞争关系。

2、币安诉红彬中国对其“伤害”提出赔偿

2019年5月23日,币安发出了向红彬资本的伤害赔偿案。认为红彬中国对其造成了严重的“伤害”,有权利向其提出赔偿。

赵长鹏推发了长文,一方面为自己的赔偿案诉讼寻求支持者,另一方面为区块链众筹寻找新的解决方案。

从整个思路理清之后,不难发现,赔偿案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会影响眼前币安要做的事情。

只能说,“我们”被赵长鹏夸大了。